关灯
开启左侧

[随笔] 爱兰说——小城纪事(上)

[复制链接]
dirkrose 发表于 2019-3-25 1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本文作者/何爱兰
东门角
东门角,我的生长之地。

从翻身路南段出路口,与七星街交接处即东门角,是将乐旧时的集市,今日的步行街。长辈说,东门角旧称“牌坊干”,早先矗立着一处石牌坊,古朴宏伟,长条的石板路宽敞平整,姐姐儿时常在此玩耍……

113906nzsfx0gx3sr7r3c2.jpg

我记忆里的东门角,是国营的食杂店、肉铺、糖烟酒公司,那些砖木结构的一层楼房低低矮矮,却是许多人家的翘望。在计划经济时代,握着票证排队大多是孩子的事,清晨,挎个篮子,挤在肉铺前,眼巴巴地等着铺子敞开,一群孩子挤挤挨挨,踮着脚,看卖肉师傅一刀剁下肉块;或者到食品柜排一上午队买过年供应的鸡蛋、白糖。打烊后,卖菜的窗口常聚集了一些孩子,年长的营业员温和,打开门,让我们拣点零落的菜叶,喂猪或腌菜都好。男孩勇敢,常常趁人不备偷偷拿几颗新鲜的红萝卜、小白菜,免不得遭一顿呵斥,孩子们扮个鬼脸,嘻嘻笑着一溜烟散了。

113907nbdq0ddqi1lrr7i6.jpg

什锦菜,早餐饭桌上的必备。一大早,母亲总打发我捧个瓷碗,去食品柜买一毛钱的什锦菜。刚开市,营业员拆下折叠的门板,店内光线黯淡,一长排封得严严实实的瓮罐,土黄酒、酱油、虾油、酱菜隐秘其中。被淹浸的大头菜、红萝卜、大蒜头呈酱色,一律切成细长条,什锦菜口味咸涩,却日日食用,以致现在我对一切腌制食品皆心生恨意。偶尔,也到东门角的早市买五分钱一根的油条,一家福州人摆摊,中年男子在长形木板上“哆、哆、哆”地切出长短均匀的面块,两块交叠,拉长,“滋”的一声,入油锅,一会儿金黄色的油条膨胀、浮出,空气里散发着诱人的酥香。

113908mnplmhxpylsxshbn.jpg

二姐的公公,安徽人,当过国民党兵,做得一手好面食。东门早市,他的煎包极畅销,煤炉架上的平底煎锅内,煎包个个酥黄,油渍渍地冒着热气,七十多岁的老人独自守一摊位,乐呵呵地忙碌着,一口安徽腔招呼顾客:“蚁卯蚁个!(一毛一个)”午后,老人收摊,挑一担用具回翻身路,见了我,便停下担子递过来两个煎包,大声说:“剩的!剩的!”为此,我时常乖巧地到二姐家帮忙老人拣韭菜,以示报答。

113908now4vawc14zzvvyu.jpg

东门角的吃食,数解放饭店烹饪的各色美味最解馋。许多夜晚,二哥塞给我三毛钱,端着大号牙杯去买煮面。掌勺的女师傅一脸笑容,往大锅里浇一勺猪油,放蒜头、葱头、水,待汤汁翻滚,再下面,肉片勾芡,洒入,起锅,最后丢一把葱花。端回家,兄妹几个一起围坐“呼哧、呼哧”地吃着热腾腾的面条,阁楼里弥散的面香温暖过无数寒夜。

113909nsi8yris838s8rvi.jpg

在东门角的一爿饮食烟火中,却留存一处优雅的所在——县文化馆。穿过早市的菜摊,进入馆内,一些年长者端坐书刊前,戴着老花镜度过一个长长的午后。我喜欢呆在那,趴在借阅区看书架上码得齐齐整整的书籍,一本借书证一本书,从一双手到另一双手的姿势以及温婉的笑容,演绎一个文雅的过程。也喜欢脸贴馆外的玻璃橱窗,看展出的一幅幅书画作品,素描、油画、国画,线条与色彩勾勒的画面沉静动人。而翻身路的伙伴们最兴趣的是二楼,文艺节目的排演深深吸引了我们,那是一种先睹为快的愉悦。混熟了,演员们也不赶人,只低眉道:“囝仔,别乱跑!”。我们好奇地观看似懂非懂的本地戏曲《哑背妻》、《王婆骂鸡》,回头,叽叽喳喳地讨论、猜测一出本地戏的内容,满脸兴奋。东门角,盛满了我成长的一日三餐与最初的精神食粮。
113909t11kjy14posr42jq.jpg

西门外过去,一说家住西门外,将乐人就接口:“住这么远啊!”西门外,旧指西城墙以外的荒郊之地。

113910nvizzs4vhc5vwwcb.jpg

儿时,跟随邻居婶婶到西门外采草药。长长的一段黄土路,零散分布着几栋民房,走入深处,视野渐渐开阔,珍珠岭下一大片农田,早春的秧苗,绿葱葱地喜人。山野满目荒草中,细细寻觅,可见凤尾草、鱼腥草、艾叶,一锄挖下去,细长的白茅根嵌在泥地里,胖嘟嘟的;果藤叶,毛绒绒的阔大叶子覆在灌木丛里,伸手就是一沓;拨开一层掉落的松针,就是一丛车前子……近午,挎一篮子草药归家,仿佛一种凯旋。

113911ljivxbbvi4mvif83.jpg

与西门的进一步亲近,可追溯到高中时代。夜晚,我总去西门的党校找同学。借口做作业,却是两个女孩子坐在灯下,嘀嘀咕咕地说一大晚上的心事,或是穿行于党校敞阔的院子一圈一圈地走,一遍一遍地说,晚了,才背书包离去。有几回错过了时间,大门深锁,我竟毫无惧色地从高高的铁门上爬出,转身,满脸兴奋地和同学招手道别。夜深的西门寂静至极,但一路安全。

113911y6q62juxsaswjuv6.jpg

八十年代初始,西门先前的荒山渐次人家密布,他们大多从城内拆迁而来。1995年,大哥在偏远的珍珠岭建新房,一幢白色的三层小楼,高高在上,可望见西门全景。后门是一片修竹茂林,凉风徐徐,大嫂从江西老家带回一株枣树,种在后院,两年后,竟然结了青红的果子。也种几畦青菜,养几只鸡鸭,仿佛农家的生活。后来,我嫁入西门,居于僻静的巷陌,日日宁静,教学、写作、读书皆可足不出户,一切渐入佳境。

113911cd8alpuid8ff9i9d.jpg

住在群山环绕的西门,可享“悠然见南山”之境。入秋,桂花占尽风头,淡淡的香气渗入巷子,穿过院落,房前屋后满是芬芳。兴致极好时,拐到附近的巷子去,可见另一番景观。许多隐没其间的房屋依山而筑,层层叠叠,小道曲折四处延伸,石头阶梯或水泥坡路,从下而上串起一户户人家,走着,迎面就是一道门一道窗,恍若进入小岛民居。房屋新旧错落,早期的房屋为砖木结构或土夯墙,更多的是四五层的新居,白瓷砖在阳光下闪烁着细腻的光泽,一株株三角梅从围墙探出头。有一栋三层楼房竟立于山谷之下,推开窗就是婆娑的绿荫,步道依崖壁而来,几分险峻,好奇地走上陡坡,“汪汪汪……”一只高大的狼狗突然窜出,惊得人容颜失色,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,倒也有趣。

113912ntubptr49498u9zk.jpg

空闲,出月光巷,踅到花巷,与家人一路走向华山。山林一片悄然,蒲公英、野雏菊结出细小的花朵,昂着脸,卧在路边一点一点的铺陈出紫色、白色、黄色,一副盎然之态。松针落下,细细长长地挂在芦苇上,掉在路上。阳光透过树梢,一缕一缕地织出金色的光影,一家子慢慢走着,温暖和煦漫上心头。


113912ou4xob4liq7qunl8.jpg

转载声明:本文转载自「将乐在线」,搜索「jiangle530」即可关注。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1719帖子

排行榜
作者专栏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客服微信

服务热线:

0598-2262555

公司地址:将乐县水南众联创客空间2层

邮编:353300 Email:admin@353300.com

Copyright   ©2006-2018  将乐在线  
  ( 闽ICP备11012722号